行 旅途。

行者 ─ 旅行 路途 / Life

途 ─ 《王魁負桂英》戲曲側錄版

公視表演廳 —— 「弄鬼」《王魁負桂英》
演出劇團:臺灣豫劇團
播映時間:104/08/08 23:00-01:30

      落第書生王魁窮困潦倒,在大雪紛飛之際受名妓焦桂英所救,兩人結為夫妻,桂英變賣家產只為讓王魁過上好日子供其讀書,兩年後王魁再度赴京趕考,臨行前與桂英在海神廟前立誓不背離彼此,不料中了狀元的王魁為了前程寫下休書欲娶丞相之女,桂英在寒宅從春日盼至秋末卻盼來了封休書,此舉氣死了忠心的老僕、傷透了桂英,傷心欲絕的她一狀告上海神,自縊於海神廟前,海神命判官與小鬼隨桂英前去捉拿王魁,心未死絕的桂英欲親自至王魁面前試真心,最終為了前途仍然換得一片絕情,桂英氣得只得讓王魁實現其諾言墜刀山火海。

      戲一開場,以灰冷色調搭配白光掠影營造大雪紛飛,桂英與眾姐妹出場,桂英身著亮黃大衣,先以一唱段唱出家世背景,點出青樓身份,眾姐妹皆歡喜只見那桂英一抹憂,隨之王魁與老僕落破出場,身穿深藍衣,說著落第貧困,就要橫死街頭,恰好桂英一行人路經,將二人救起。

      場景轉換,燈光轉亮,二人已為結髮,桂英卻一身素衣,原來為了王魁,她有田賣田,金銀瑪瑙也散盡,還命丫鬟秋菊賣了最愛的衣裳只為其夫多加人參,此時王魁一身紅出場,面容紅潤,與上場的落破兩樣,正逢中秋佳節,欲與妻賞月,要求其換上艷服裝扮,藉此得知妻散家產只為己,不覺滿懷感激。

      隨至過場,藉由秋菊與老僕的對話,看出桂英對王魁的照顧有加、深深念念,此時的王魁準備二次赴京趕考,由這幕看出兩人的情深,在海神廟面前兩人立誓,也能感受到那份義重,卻在場落時傳來海神的笑聲,暗示了劇情的轉折處,是笑傻還是笑痴,二次高考的王魁果然及第狀元,但卻突然羞於提起煙花妻,在丞相欲嫁金閣女的威脅利誘之下寫下了休書命老僕送予桂英。

      還道主人欲接桂英享榮華的老僕歡天喜地將信交予桂英之手,不料桂英一打開竟是休書一封,氣得一命回鄉,此處老生展現了功夫,咚的直躺於臺上,令人感受到那份傷心與憤怒,最心痛的莫過於桂英,尖笑的不斷說著不痛不傷,實已傷心欲絕,一頭散髮出現於海神廟前哭問蒼天,一階階走上舞臺中央的臺階,口裡說著要告他,一匹白布從天降,自縊於廟前。

      後段海神聲音出現,命判官帶著小鬼偕桂英去捉拿王魁,判官先出現,展現了噴火的技藝,而後與小鬼齊出,展現了功夫技藝,判官先說明自己的身份,再道出海神的判決,隨之舞臺中央由臺頂延伸至地的板一分為二,桂英背對出現,淒厲喊叫,此時燈光幽暗,乾冰煙霧繚繞,充滿了陰間陰暗的氣氛,桂英一臉悽慘,罵著王魁的負心,但當判官說要去捉拿王魁時有突然阻止,說欲試試他的心。

      王魁一身大紅官服,臉上卻是愁容,說著自從休妻,雖是看似人生圓滿,心卻難安,正巧丫鬟奉了丞相千金之命,欲將王魁舊物丟下,被王魁攔下,這一箱舊物,也是滿滿的與桂英之間的回憶,王魁在回憶與現實中搖擺矛盾,鬼身桂英此時著大紅服出現眼前,不知桂英已死的王魁只嚇她如何突破戒備森嚴的丞相府,渾然不知故人已死,在桂英的言語中,情緒又在心中擺動,但終究想到煙花無以伴狀元,而狠心的棄故情,讓桂英心寒,兩人齊聲恩斷義絕,而後小鬼出現,將王魁抓入地府,王魁叫嚷著:妳是鬼,白布於桂英手中,最終勒死了披頭散髮的王魁,結束了悲劇。

      豫劇以家常的方式呈現這齣經典之作,近白話的文句,感受到桂英的痴情和王魁之間的家常之情,那樣的深情好似兩夫妻在經歷風雨依然堅定的感情,更顯深重,雖然看完戲,還是傷心於王魁的負心,可是在劇中卻也把王魁在必須抉擇時的擺盪表現出來,我覺得有趣的一幕是王魁最後披頭散髮死於白布,顯然是吊死在此之前,從他及第開始,內心就時常有兩種聲音糾結,最後的死亡,興許是被自己的良知逼瘋也不無可能,所以他會拿著舊物看見桂英的魂魄,甚至與桂英的死法相同,當然這樣的經典劇,往往都融入了鬼神懲惡揚善的醒世橋段,不過我還是傾向人性內在的罪惡吞噬了王魁這樣的角度詮釋,由王海玲(飾 焦桂英)與朱海珊(飾 王魁)兩人主演的王魁負桂英,配上豫劇渾厚的嗓音唱出淒美的悲劇故事,讓因為颱風而損失了兩場演出的我,有了受到補償的滿足。

      《王魁負桂英》講述了書生與名妓間的愛情故事與背叛,這樣的感情發展結構其實有很多,戲曲是時人的娛樂,演繹生活,也反應出了當時的男人除了戀愛最重要的就是考取功名,他們終日埋首書堆,相較於煙花女子對於人情世故的認識少了很多,桂英固然令人同情,可是她閱人無數,怎麼就選了差點橫死街頭的王魁,想來當時的社會風氣對文人禮遇有佳,桂英固然貴為名妓,想來豐衣足食是不成問題,但女人終究想找個好人家依靠,所以本來這桂英救了王魁之後對他照顧有佳,又督促他念書考功名,大抵也是希望他能一舉成名,自己的後半生有個名分也好度日,但從王魁及第後丞相派人提親一段來看,雖然他已說王魁能有今日全拜這煙花妻所賜,但官人卻回答,怎道是哪家千金,原是個煙花女子,一但讓人知道狀元郎配煙花女只會讓人在背後非議,顏面、前程甚至眼前的官位都有可能不保,從中可見社會對煙花女的輕視,對於好不容易及第的王魁在這般諾大的壓力下選擇了前程,其實還算可以理解,但狠心的是他寫的休書內容,分明是忘恩負義,放大了桂英的煙花身份,還以此做文章,附上三百文銀讓人感覺備受羞辱,也難怪桂英會傷心自縊,她憤恨的說要至海生面前告他一告,但告了又怎樣呢?告了就能盼負心王魁回頭嗎?做了鬼的桂英最終也只盼到個恩斷義絕,只能說女人對情是愚痴,對自己也沒有完整的自我認知存在,因為當時的社會氛圍是這樣,所以產出了千千隊隊的王魁負桂英,陪著我一路看完全劇的母親只幽幽的說,女人就是太傻了,自己身上還是要有些錢,說完就跑去睡覺了。

      我倒覺得,女人要釐清自己存在的價值,而非只想著依附男人,當男人離開就尋死覓活,桂英不是沒有錢,她要的就是一份忠情,但她卻忘了,不夠愛自己的人,也終究只能做他人的附屬,在這齣戲中,桂英對我來說是個警惕,王魁我倒是多有同情,雖然他寫下的休書令人氣氛,但若僅看他內心流轉的矛盾也許只能說,在事業與愛情間他選擇了事業,喜歡這個版本的詮釋,刻畫了兩人的心裡流轉,也喜歡豫劇活潑平俗的唱詞,讓故事感覺平易近人,更貼近生活。

圖片出處:表演藝術評論臺

 

f:id:johan8401018:20150815113655j:pla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