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旅途。

行者 ─ 旅行 路途 / Life

途 - 六本木歌舞伎 【第三彈】羅生門

三宅健×市川海老蔵
日期:2019年03月15日
地點:オリックス劇場
 
一直很想欣賞歌舞伎卻不知道從何開始,漫無目的的瀏覽網頁時看到了「歌舞伎」、「羅生門」的關鍵字樣就一直將這件事掛在心頭,之所以無法當下下手是因為日本的票券多半需先預約抽選,才開啟一般販賣,時間往往都非常早就得決定,因為不知道之後的行程如何為原因之一,另個最主要原因是票價。

此次演出分為兩個等級的座位,一等席13000日圓、二等席10000日圓(若觀看東京場,一等席硬生生貴了1000)。幾經猶豫仍然下手買了二等席的座位。想著初次觀賞歌舞伎或許選個已知的劇本會相對於傳統劇本容易入手。我是抱持著這樣的心情觀戲的,因此當進入劇場後與想像中不同而到驚艷。
首先要先解釋現役的十一代目 市川海老蔵出自市川團十郎家,出生自歌舞伎世家,在這樣子家庭出生的男孩多半從小就會接受訓練,並且在某個時機點承襲上一輩的名號。市川海老蔵的名號就是承襲而來的,可以看到名號的前方被冠上幾代目以區別不同。現役的市川海老蔵曾被認為是當今年輕一輩演員第一名,集結了實力與人氣他雖然在演藝成績名列前茅,不過軼聞也挺多的,先不論他的軼事是哪些,初見他無論僅是透過海報平面或是親見本人,我想都很難否定他的魅力。市川團十郎家的演出時常出現驚人之舉,演出服裝亦十分大膽,因此說道市川團十郎,總讓人有「荒事」*的印象。
(*歌舞伎中武士或鬼神以誇張的方式演出,有時也有超能力亦獲表現得十分勇猛,稱為荒事,創始者便是團十郎。)
此次與之對戲的,則是隸屬於傑尼斯旗下的三宅健,曾於「 滝沢歌舞伎」演出,也曾有其他的舞台經驗,但這次在羅生門中要以歌舞伎的形式表現人物內心轉折卻是第一次,飾演下人並與出演老婆婆、已在歌舞伎舞台上身經百戰的市川海老蔵對戲確實為一大挑戰,但這樣的組合也正像是羅生門媒體發表會上所表達的,希望能透過芥川龍之介的羅生門這樣家喻戶曉的劇本,在市川海老蔵、三宅健、電影導演三池崇史的導戲之下傳達並不封閉的歌舞伎演員的能量給觀眾。
說了這麼多,都是我在看戲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ーーーー
演出開始
羅生門以茨木童子被渡邊源次綱砍下一隻手作為開場*

(*茨木童子(いばらきどうじ),為平安時代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的弟子,造型為蓬亂發尖小角的妖怪。是大阪府的吉祥物,市內都能見其雕像。最後被渡邊綱砍下一隻手帶傷逃跑。 「羅生門之鬼」茨木童子,是日本有名的妖怪酒吞童子的手下。而渡邊綱是源賴光的家臣,他某天晚上和友人打賭能否走完朱雀大道而不會遇鬼,茨木童子幻化成一個迷路的美女讓渡邊綱送她回家,渡邊綱上當了。可是最後渡邊綱和茨木童子戰鬥時拔刀把茨木童子的一隻手臂砍下來了,從此名刀被美名為「鬼切」。——出自:維基百科)

而後換幕。羅生門場景搬上舞台,中央設置著樓梯、兩旁則層層堆疊起死屍交雜著頹敗木樁的舞台,雷電交加下著大雨的鬼影重重的夜晚,下人為了躲避大雨走進了充斥著腐屍味的羅生門,見著了拔死人頭髮的老婆婆,相互對話後下人扒光了老婆婆的衣服。以上是我們所熟知的羅生門故事。

準備離開羅生門的下人卻未注意從台階縫中的黑洞*裡走出的茨木童子一刀刺向在驚恐掙扎下仍滾落舞台死亡的下人,而後仰天大笑的又走回洞中。

(*黑洞日文稱為すっぽん表達異世界的出入口,自此出入的角色縱使身形如人類,實際上也是幽靈或妖怪等非凡間生物。——出自:ニッポンの伝統芸能)
就這樣定格了幾秒,市川海老蔵穿著運動衣走上了舞台,一邊和觀眾寒暄,一邊搖晃下人要他不要再睡了,原本在羅生門的脈絡中應該死亡的下人爬了起來伸了個懶腰,兩人開始一丟一接像講段子一般,中間有很多梗全場被逗得哈哈大笑,但身為外國人的我實在接不住這梗,總之至此開始,下人為了不再重複死亡的命運(或是這樣悲慘的人生)向市川海老蔵請求幫助,海老蔵讓他化身為宇源太進入兩個今昔物語集裡的故事,但要他稱自己為傑尼斯A夢(傑尼斯+多啦A夢)失敗一次再度被茨木童子一刀刺死後,又取了另一個名子,這個名子也是一個梗但我聽不太懂沒接著。接連失敗了兩次後進了中場休息。下半場則又從我們所熟悉的羅生門場景開始,這次被刺殺的下人還未完全死絕,老婆婆緩緩匍匐式的爬到了階梯上說了關鍵是「勇氣」,下人才哀戚地說他一直沒搞明白會什麼自己會不斷在命運的輪迴中,原來是關鍵是「勇氣」呀。最後一幕是下人好似進了地獄,一堆鬼試圖接近他,最後由市川海老蔵飾演的三升屋兵庫之助三久*驅退了鬼*,下人在混亂當中換上了白色衣服抓著天上烙下的繩子升到了半空中。

(*這個三升屋兵庫之助三久完全是一個突出性的人物,一身大紅,觀眾看到他登場可能會有「他是誰啊」這樣不可思議的感受,是市川「荒事」的一大特色,為驅退鬼及怨靈的一種生物?)

(*驅鬼的一幕參考了蜘蛛巢城)
故事就這樣結束了。
這樣記錄下來看起來還真有些荒謬,但我想也跟我中間落了許多梗無法理解有關係。不過還是可以化繁為簡的知道他給了羅生門這個故事一個自已的解答。在原著的故事裡下人沒有名子,但在此次的改編卻賦予了「名」且告訴觀眾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悲慘源自於關鍵字「勇氣」,也就是面對善、惡的勇氣。

戲中有許多的橋段都會連接現代梗,例如多啦A夢、木村拓哉的走路方式等等,也有一個橋段是兩位演員唱著歌舞伎的唱腔,紙園屋的女店員跑出來說你們可不可以講大家聽得懂的日文,然後用一班的日文解釋了他們剛剛唱得那段頗為有趣,另外歌舞伎很重要的一點是他們的身段和唱會跟著左舞台兩塊木板敲擊的節奏演出,稱為「拍木子」,隨著敲擊的節奏伴隨音樂演出,我很喜歡拍木子在舞台左側敲擊的模樣,響亮的拍打著地板引領著節奏,相較於此,歌舞伎的另一精華樂器們卻被關在兩側舞台的高塔,聲音悶在舞台前方,像我坐在三樓幾乎聽到的音都是悶著的非常不過癮,也覺得可惜了這些樂手的演出。特別喜歡演員停下來擺出特定的姿勢時的氣場,和京劇一樣,歌舞伎不只是看劇情,重要的也在於觀看這位演員本身的技藝,因此當他們在氣勢高漲的時候突然定住做特殊姿勢,便是刻意要讓觀眾的目光聚焦在自己身上,我覺得那是非常有張力的美感的一瞬間。對於劇情的部分我認為由羅生門出發延伸出蝴蝶效應是的迴旋是個很有趣的構想,但給出的「勇氣」這個答案對我而言是太過單向的歡喜大結局。同型的友人認為歌舞伎的劇情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看演員本身的藝術,我想我不能完全認同這句話,當然歌舞伎有許多的演出是以老劇本重新翻演,但就算是老劇本也會衍伸出各種不同的細部劇情,且此次的歌舞伎是現代歌舞伎,並不是老戲重演,我認為他有他想要傳達的東西,只是可能還暫時停留在圓滿大結局的階段,下人緊握了「勇氣」這個關鍵,然後呢?他所面對的世道還是一個混沌潦倒的世界,固然擺脫了茨木童子的追殺,但真正辛苦的現實仍不會因此改變,在戲中老婆婆如同神一般的給出了「勇氣」二字,在羅生門原著小說中老婆婆僅是陳述著在混沌世界中為了生存的惡與道,相較起來還是覺得芥川龍之介非常厲害。

整場演出看得很過癮,他融合了現代劇場與歌舞伎、狂言及許多文學典故,若能再多了解他們的話語就好了,看完後回來翻原本購買的歌舞伎入門書就覺得資訊不夠還想要再學更多,也希望再多充實歌舞伎方面的知識後再進入劇場,欣賞這門聽覺與視覺的饗宴。


*書籍參考:『ニッポンの伝統芸能 能.狂言.歌舞伎.文楽』枻出版社。
      『六本木歌舞伎 【第三弾】羅生門 パンフレット』株式会社3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