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旅途。

行者 ─ 旅行 路途 / Life

途 - 《西施歸越》京劇

《西施越歸》

時間:2016.08.05 19:30~22:30(含中場休息20分鐘)

地點:臺北中山堂中正廳

西施與范蠡的故事人人知,但事情往往只說了越王臥薪嘗膽,最終打敗吳王之事,對這些在征戰中受苦的人們後來如何了,而這齣戲,就是觀照在大勝之後,卸下國家之後的西施、范蠡、越王的故事。整齣戲西施的戲份頗重,情感濃厚,是個至始至終悲劇的角色,演員詮釋的很好,也在戲中說到戰爭的無情,她究竟是功臣還是殺人兇手,最後的結局又那麼無可奈何,讓我覺得最有力道的一幕,是最後她抱著死去的嬰兒說:「沒有仇、沒有恨只有情和愛,沒有國、沒有家,就你和我兩個人」將情緒提至最高。范蠡與越王兩人造就了西施的悲劇,但事實上他們自己也深陷在悲劇裡,之所以會有情緒,都是因為生而為人,於是范蠡卸下了國仇家恨,他也不過是個男人,雖然他推了西施入地獄,後來又離開了她,卻無法真正完整的恨他。而越王奪回國家後,也因身而為人,會害怕遭至背叛,而逼得西施走上悲劇的收場,戲裡幾句細膩的臺詞,都讓觀眾雖然隨著西施怨恨哀嘆,卻無法真正的憎恨范蠡與越王。劇中還有個很可愛的角色叫吳優,是王身旁的弄臣,雖為牆頭草,卻也是個預言家,他早知道西施回國的命運,也看透了女性在歷史上被人擺佈、做為玩物的哀愁,以逗趣的模樣,刻劃出最深沉的哀痛,西施不是第一人、也不會是最後ㄧ人。

中正廳的場地其實並不理想,讓演員與樂師同擠舞台。場中一個大圓臺,角色在臺上轉呀轉的走,全攪和在這命運裡了,背景大大的白圓,圓的兩旁是枯樹落葉影,中間一天崎嶇的路,隨著劇情需要出現一桌二椅,對於這次的舞台設計沒特別喜歡,也不能算是糟糕。倒是音樂方面,演員唱曲是蠻喜歡的,但配樂有時候總覺得情緒不太對,第一場應是非常傷心的別離,又揉雜著許多不願與恨,可演奏起來有些俏皮,不知道為什麼這戲有些地方會讓我有如此不搭的感覺。但總而言之,這齣戲我蠻喜歡的,雖然看完後,充滿了深深的無奈與哀傷。


f:id:johan8401018:20160806014604j: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