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旅途。

行者 ─ 旅行 路途 / Life

途 - 《春江花月夜》當代崑曲

《春江花月夜》

地點:國家戲劇院 
日期:2016.04.30 19:00-22:10 (含中場15分鐘及謝幕)

帶著壓抑的期待進劇場,不想太失望(但明明就蠻期待)所以盡量讓自己平淡,這齣戲卻從頭到尾抓住我的眼光,喜歡他的劇本劇情、唱詞歌曲、舞台設計,情感層層堆疊,直至謝幕餘韻還留在心裡纏繞,這就是一定要走進劇場的理由吧!總是要走進去,才會知道、才能感受。看了好戲就會覺得偶爾看了沒那麼有感覺的戲也沒關係了。

以初唐詩人張若虛為主角,詩作《春江花月夜》為底本,在元宵節的月色下堆疊了情感的堅毅,戲裡僅僅是相望三眼卻能因此結下深情,就算到了地府仍然深深念念,高掛的衣裳彷彿是心裡追逐的倩影,又或是仍留在人間那份不死的真情,女主角辛夷為之祭奠的話語、像是哀慟英才早逝,又或是男女之情,人魂相隔的感情顯現了生命的無奈,但他倆卻也了衝破既定姻緣的宿命,就算有緣無姻深,月老閻王也拿深情無法。然情跨不過一個死字,而我們終歸要一死,就算情感動天,死者可生,終究抵不過時間的流逝,多年後的揚州城,早已在戰火紛飛後不如往昔,而當年的辛夷也已成老婦,當張若虛吟唱起《春江花月夜》,詩句裡將整齣戲的情感揉成一鍋濃稠,飲湯而下,若孟婆是忘,這一飲是多年忘不記的情感與對時間、死生對的無奈,無論是對張若虛、辛夷亦或曹娥皆是如此,不過對曹娥來說,更接近她在五百年的修行裡無有的凡情一下子全明白了,舞台後三把扇子,隨著三角情感浮上台面亮起,是對張若虛的愛,也是對張若虛與辛夷之間跨越多年與陰陽的愛的感動,後段張若虛還陽時,鬼差問他是否落了東西,其實我想的是,你欠的是曹娥對你的深情啊,不然她何以幫忙至此呢?在愛的世界裡,一眼眼比不上萬貫風流、君臨天下,連神都會動心,但連神都無法改變。不知道為何,就是會相信張若虛吃癡傻的感情,卻很難在現代的生活中找到,他是絕頂聰明的人,於是明白錢財名聲都數虛妄,唯有愛是真,可是好難,我們如何能愛到超脫生命世俗之外,連我自己都做不到,於是無法成真的只好到戲裡求。閻羅殿前那段頗有《閻羅夢》的味道,很喜歡戲裡許多對唱的橋段,實在是一齣動人的好戲,買了海報我要貼在家裡,警醒世人(?),記得對愛人保有這份深情啊~

圖片取自:當代崑曲《春江花月夜》Facebook粉絲專頁

f:id:johan8401018:20160501164308j: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