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旅途。

行者 ─ 旅行 路途 / Life

途 — 《李爾王》舞臺劇

《李爾王》
時間:2016.03.20 14:30-17:00 2.5hr(無中場休息)
地點:國家戲劇院

故事從李爾王欲將權利、領土分配給三位女兒,僅留下象徵性的稱謂開始,他要女兒們敘述他們對他的愛,以決定能夠獲得領土的大小,大女兒與二女兒天花亂墜的敘述對父親的愛,唯獨李爾王最鍾愛的小女兒不願開口,她認為她對父親的愛不必言說,氣憤的李爾王棄逐了她、罷黜忠臣,並說往後會輪流在其餘兩位女兒家居住,獲取權利後的她們開始露出貪婪惡毒的本性,傷心的李爾王與並不傻的傻子以及掩藏身份的忠臣流浪、發瘋、往悲劇的最終走去……

開場時舞臺中央直立著三面木板相連而成的牆,牆的後方是階梯,依劇情需要可翻轉、拆解,在李爾王傷心欲絕離開兩位女兒家時,木片拼成的地板竟被一片片搬起,露出半弧形的土壤,半弧中有個隱密的洞,死去的人都會到洞中,慢慢陷落消失不見,一位鋼琴手在舞臺上,跟隨劇情演奏樂曲,舞臺上方高掛著燈管拼成的字句:你的沈默是一種戰爭機器。

全劇以小女兒的拒絕發言促使出劇情發展,她的沈默使得一切荒淫邪惡之事大聲喧譁,說出口的虛情假意獲得封賞,沉默的真心遭受漠視,顯現了人盲目的雙眼與雙耳,李爾王最終為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王身旁的傻子戲謔的裝瘋賣傻,卻說出了所有實話,無論說、或沈默,真、或假,最後大家都走向了死亡,接近劇末,從天而落的紅絲帶如血,象徵著死去的一條條王室生命,試想在莎士比亞仍在時的英國,台上演著王室的陰暗的權謀鬥爭,中間穿插著笑料,觀眾笑著笑著興許會笑出淚來,因為那便是他們身處的時代,哪家的王宮貴族失勢,誰獲得了權利,誰又和誰聯合分裂派兵襲來,這些都是當時的生活寫照,但也絕對不能忽略,戲中深刻刻畫的人性,縱使穿越了幾百年,人類的虛偽、脆弱、盲目仍舊沒有消失,如同劇中人所呼喊的,當我們什麼都擁有時反而會看不見,在身上有了殘缺,失去雙眼時反而將真實看得清楚。而世人都瘋了的世界,傻子反而是最清醒之人。

演後座談會,演員說,台灣是他們巡迴演出的最後一站,觀眾常常會在法國人哭的地方發出笑聲,這是讚美。這是齣絕望的劇本,但導演的手法將絕望與滑稽融成一體,成為一種笑中帶著悲傷的演繹,全劇150分鐘無中場休息的時間裡也毫無冷場,完全無法令人分心思考分析。

在欣賞這類經典大戲,我常常在想,故事、劇本大抵都知道了,進了劇場,我還能看到什麼?還能融入嗎?這齣由導演歐利維耶 · 畢(Olivier Py)所新詮釋的《李爾王》,在我瞭解劇本的狀況下,還是呈現出了引人入勝的表演,非常精彩。

f:id:johan8401018:20160321001255j:image

圖片取自:國家兩廳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