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旅途。

行者 ─ 旅行 路途 / Life

在網路宇宙的意義上我們都是台北人。

如果把網路比擬為一個宇宙,帳號、密碼所建構的世界化為行星,多的帳號把自己的生辰八字註記在了上面,讓人一看就知道,啊,這孩子的出生年月日是男是女。有些人的密碼,展現了某一個時代的流行、個人品味、興趣,然後隨著需要被拓墾的行星愈多,去勢的流行、轉變的品味,慢慢的將古老的疆土化成了昨日記憶,記憶是昨日的,而我們活在今日,還急著找看不到的未來,規劃、謀策。昔日的,都成了遺址、遺骸,肉都蛀蝕了,片片斷斷。如果這些被遺忘的殘骸實體化,約莫能淹沒整個宇宙吧,而我們還有力氣掰開他、爬上頂端,看見宇宙之外嗎?若能成為實體也好,一把火燒了乾乾淨淨,不似在網路宇宙裡,似死還生,搞得渾身不對勁,若成了實體,燒了,嗆了心肺,對身體不好,我們積累的廢物、太多了。這些網路殘骸,成了繞著地球轉的廢物,一不小心還荼害生靈。那些養了不久的番薯寶寶早被送到孤兒院了、尼奧寵物也餓成了乞丐卻永遠不死,他們都在等著我們回去,然後一組帳密又能像以前的日子,但他們卻像扭曲著七彩歪斜的泡影反光,一碰、就破了,心也抓不著,只能在註冊時,歪著腦袋,在被二號小視窗阻擋再註冊的時候,搞不清楚什麼時候曾在此留過了痕跡,都給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