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旅途。

行者 ─ 旅行 路途 / Life

途 — 大衛 · 包貝《烈愛 · 波姬亞》 舞臺劇

大衛 · 包貝《烈愛 · 波姬亞》
時間:2015.12.26 19:30-22:00(無中場休息)
地點:國家戲劇院

    法國大文豪雨果的《烈愛 · 波姬亞》到了導演大衛 · 包貝的手上成了揉雜戲劇、街頭舞蹈、搖滾音樂、燈光炫技、雜技表演的舞臺劇。在水上舞臺上,以移動式長板隨劇情需要變換,演員在長板與水中穿梭、跳舞、激起水花,演繹在水鄉的義大利威尼斯與東北部的費拉拉城,貴族荒淫狂歡下的悲劇與哀愁。

    搖滾樂手站在燈光吊桿縱橫交錯的牆面,彈著吉他唱著音樂開啟序幕,演員走進,這一群在戰場上出生入死的貴族戰士們和身份迷樣的上尉傑納若(Pierce Cartoons 飾)在威尼斯的舞會狂歡,他們舞蹈、脫衣、呼吼狂笑,在舞臺上激起水花,如水舞一般的發散灑落,而後他們開始說起在威尼斯所發生的陰暗奇遇,兄弟為妹妹互殘的亂倫、教宗妻妾成群的畸戀,以及如同鬼影籠罩在義大利的波姬亞家族,他們以謀殺聞名,擁有控制人生死的毒藥,尤其美麗的盧克雷齊亞 · 波姬亞(Béarrive Dalle 飾)是最另人聞之喪膽的毒婦,這些兄弟的家族都曾有人受到殺害,他們都背負著家族姓氏的責任,只有看似和這一切無關的傑納若睡臥在長板上事不關己,狂歡結束,這些貴族子弟嬉笑的獨留傑納若一人,隱藏身份的波姬亞出現,與一路假扮成西班牙人跟在傑納若身旁的古貝塔辯證著愛與寬恕,身為心腹與同謀的古貝塔實在不明白波姬亞何以為一個上尉欲洗滌從良,她走到傑納若身旁深情而依戀,在傑納若若醒後看著美麗如他道出了自己的身世以及素未謀面的貴族母親,在氣氛曖昧的氛圍下那些貴族兄弟們歸來,看到波姬亞大為憤怒,圍著她說出曾受他毒手的家族兄父之名,極盡的在傑納若面前羞辱她,讓本來陷入迷情的傑納若忿惑離去,狼狽不堪的波姬亞誓言報復,而這一切,也都看在波姬亞丈夫眼裡。

    舞臺上的水好像受到了掌控一般隨著燈光劇情舞動,現場演唱的搖滾樂毫不違合的融於劇情,演員的舞臺魅力補足了必須分神觀看字幕的不適,在整整兩個半小時的舞臺劇中無一冷場。波姬亞不斷提及家族姓氏所附加在她身上的不堪是導致罪孽的主因,在她無數的謀殺背後無限的悲傷,唯一能喚醒她人性的一面只有被她從小偷送出宮的私生子,那是她唯一愛的人、盡全力欲保有他的純潔讓其不捲入家族的罪惡當中,然而惡貫滿盈的她,終究在傑納若與弟兄成為使節團抵達費拉拉時希望破滅,在丈夫妒嫉的怒火、欲復仇的心態下,傑納若的兄弟受到波姬亞的毒殺,唯一擁有波姬亞給的解藥的傑納若在終於得知了自己也是波姬亞的一個發了狂的殺死了自己的母親 —— 盧克雷齊亞 · 波姬亞,倖存的他抱著象徵波姬亞顏色的巨大布匹,纏擾不清的蓋在了母親身上,結束了悲劇性的故事。

   劇中古貝塔與魯斯迪耶羅(Marius Moguiba 飾)這兩位打手,在劇中不斷製造諧趣的笑料,緩和了沈重的劇情,沒有打手的兇惡,反而多了份可愛,使觀眾席笑聲不斷。從三樓的觀眾席往下看,視野大開,在充滿了水光的炫技場景反而獲得了最佳位置。整部劇情就像是灑狗血的台灣鄉土劇,壞人欲從良、好人最後犯了罪殺死了壞人,男主角最後發現女主角是自己建構了純淨形象事實上卻惡貫滿盈的母親,但在這些看似荒謬的情節下,卻能看出當時代的社會狀態,歐洲史上複雜的政治通婚與戰爭大概是當時人民茶餘飯後的話題,在魯斯迪耶羅與主子的對話中有一句「你找不到兩種人,一是沒有帶匕首的義大利男人,二是沒有情婦的義大利女人」看似笑鬧的話語卻一語打中當時的社會狀態,路上的街頭鬥毆並不稀奇,男人隨時都要預備匕首一戰。另一方面,全劇聚焦在盧克雷齊亞 · 波姬亞這位大家口中的毒婦身上,但觀眾除了能感受到她的慾望與強勢,卻也能感受到她那剪不斷千絲萬緒的深痛與恨,明知她惡貫滿盈卻又無法真正的厭惡她,但又會在母親的形象不斷被提及間混亂於她究竟是情婦還是母親,這樣詭譎複雜的關係揭示了貴族世家荒淫蕩亂的面向。劇中提及的波姬亞的顏色,深暗的像是預示看不見天日的命運,全劇身穿在女主角身上,也在後來纏繞著傑納若,所有人攪和在舞臺的池水,誰也脫不了身。

    很喜歡導演的詮釋方式,現代的燈光、投影效果為演員在劇情的內心做出了詮釋,可以隨時變換的舞臺也讓演員的處境得到了具象的呈現,最一開始吸引我的便是他的舞臺設計,要怎麼將古典與現代劇場做結合一直都是當代重要的課題,在這齣戲裡除了燈光與影像、包含了演員的舞蹈以及音樂都是現今的流行,兩者能巧妙的融合甚至為觀眾的情感做加成的堆疊十分的厲害,以水做為主舞臺,誰能想像將水灌進國家戲劇院的舞臺,除了水本身所代表的威尼斯、以及劇情裡人物之間無法化開的複雜關係,也讓觀眾透過水消弭了舞臺與群眾的距離,在水的世界裡,好似也倒影出觀眾的面容,在這樣紛亂複雜的世界裡,誰能真的幸免於難?演員當然還是舞臺劇的最核心,在水中所需用的力氣必須大於陸地才不至讓腳步拖沓,無中場歇息的狀態下演員必須保持高亢的歡愉、激昂的憤怒還要在舞臺間奔跑、舞蹈、搬動長板不出戲,也不讓觀眾出戲實在是需要具備深厚的實力,這齣戲中最讓人稱讚的不愧為飾演女主角的碧翠絲 · 黛兒,她那種出場的氣勢、發自內心的悲憤讓觀眾一方面受到震懾、另一方面又隨著她無限哀傷,那種哀傷是哭不出來的悲憤是命運的不可違逆的悲愴。另外我也十分喜歡古貝塔與魯斯迪耶羅,作為可愛又迷人的反叛角色,穿插在戲之間看似不足道,卻是連接整齣故事的重要喜角,甚至比主角更無所不在,連死亡的一刻都要「啊」的一聲逗得觀眾恐中帶笑,作為私心最喜歡他們了。

    這齣聖誕假期在國家戲劇院上演的舞臺劇一直是我很關注的一齣戲,完全被他的舞臺吸引,也完全沒讓我失望,話說演員的身材都好好哦,有肌肉可是不是練得很噁心的那種真帥,本來礙於年末一貧如洗的狀態本來無緣一看,但凱茵真是佛心來著送了我一張位置超好的票,這部戲真的在三樓看起來很壯觀,很值得一看。

(圖片取用於 國家兩廳院)

f:id:johan8401018:20151227124423j: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