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旅途。

行者 ─ 旅行 路途 / Life

途 ─《十八羅漢圖》戲曲舞臺劇 真、偽誰能言的感性辯證

《十八羅漢圖》

時間:2015.10.09 19:30-22:30 3hr(含中場休息20分鐘)

地點:國家戲劇院

 



f:id:johan8401018:20151011123918j:image

 

        戲一開場,淨禾曳著一縷白弧接上了天,像是由下而上的飄然,塑造了紫靈的悠然深淨,也接上了下半場宇青蒙冤仿圖,也是那樣一匹白布,此處看倒像是由上而下,宇青那樣的恨、怨,恨不得講白布一扯、吶喊蒼天何以如此。然而當這兩廂相似場景出現在事經之時,回頭想起開頭的景色,倒有種幽幽淡淡的滄桑。

 

        接續熱鬧歡樂的畫作拍賣展開,那些被抬著高價捧得甚高的畫作皆以留白處理,對照著欲買畫的商人們買畫的目的,行成了荒謬諷刺的場景,幕末由一幅欲鑑賞的殘筆畫作拉出了十五年前的紫靈巖。

 

        漫天紛飛的花瓣投影成舞臺背景,桃紅的、鮮艷的、畫質畫素差到不忍直視,顆粒大不說、花瓣的設計並沒有很細緻,而且顏色這麼具攻擊性,沒有營造出紫靈巖雖屬佛門之地卻漾著溫柔情絲,絲絲縷縷漫漫圍繞的感覺,而是強行的將艷麗的、看起來像原點的不知道什麼東西從右上方斜飄至左下方,生硬的打斷對紫靈的想像,打斷觀眾該投入至淨禾所敘述的宇青兒時場景的想像。

 

        淨禾在作一場回憶的夢,敘述著她的憨兒宇青、透露著溺愛的叨念,然後甦醒。宇青登場,純真的、讓冷冽的屋內增添生氣,淨禾原臥坐在右側的椅上,起身隨著宇青的逗語走至左方的長桌觀畫,後方是象徵紫靈巖的巨石,此處引出修復十八羅漢圖的主線,在言談笑語間也讓淨禾驚覺身邊的憨兒竟以長成少年,及心中本應靜如止水的撩撥,這樣的波動是後續劇情發展的根源,始得他們師徒二人定下了彩霞之約、也使得在事成之後宇青得依約下山從此不得回紫靈巖。

 

        回到十五年後現今拍賣畫作的鑑賞名家赫飛鵬的凝碧軒,赫老闆與他冷淡的妻子論著畫作價值的意義,編劇本欲強調的老夫配少妻沒有明確的被演繹出來,雖說若無嫣然,便沒有後續的妒嫉衝突,但這個角色的配角性太重,沒有真正展現屬於自己的個性,在赫老闆講述自己一筆玩弄了千年時沒有確切的把嫣然的不諒解表現出來,她有點像是提示牌,亮出1.赫老闆會作畫,且畫得不錯卻始終未曾讓自己的畫留下提名、2.多年前赫老闆曾因仿畫間接害死一人、3.十五年前曾發生一事、赫飛鵬曾毀一畫讓嫣然對赫飛鵬至此冷淡,然後引出後續的故事雖說編劇在前導有言,安排這個角色確實是為了捧她,但在觀戲時看到呈現有些可惜,她所代表的角色不僅僅是一位妻子對丈夫不理解,也代表了超脫世俗去看待畫的價值的面向。舞臺上,石頭一翻面成了書櫃,長桌一打橫成了另一個房間的桌子,右方的茶几擺了花,花器用了跳脫凝碧軒水墨清幽風格的藍綠色,開始時嫣然坐在茶几旁,冷著臉,突兀的藍綠色花器看似隔隔不如,回頭一想,興許暗示了嫣然內心真正個性的彰顯。

 

        回到十五年前的紫靈宮,同樣漫天紛飛的桃紅花不再贅述,整齣最濃厚的情戲展開,在彩霞之約的承諾下,淨禾與宇青遵守著誓約,師徒二人晝夜輪著作畫,絕不見面,卻在這似離而合的關係裡依著對彼此心思的揣測融入了情絲於畫中,在戲前的導讀,編劇王安祈老師有說在他們完成畫作時,當他們再度見面,劉建幗老師主張,他們就「在一起」了(很親密的那種),王安祈老師說她真正在編寫下筆的時候仍無法這樣露骨的讓他們「在一起」,只是當淨禾發現,這十八羅漢圖完成時,竟是又有殘筆之作、卻又是我畫中有你、你畫中有我的掩藏不住,宇青出現,她震了一下,宇青連忙上前將她「抱了一抱」(很單純卻又不太單純的抱了一抱),老師說她已經很含蓄了沒想到魏老師看了劇本,就連這抱了一抱都不肯,而且清修之人心意堅決,本來還很著急擔心的安祈老師卻在排練時越發安心,演出時淨禾那樣定睛一顫,興許連臺詞都是多餘的,那樣內斂而有力的更勝於千言萬語、親暱擁抱,什麼都沒講、卻也什麼都講了,就接著一句:宇青,你帶著畫下山去吧。那真可謂深痛的哀絕。

 

        宇青帶著畫,在大雨中東倒西歪,雨滴的漣漪放大的在舞臺上以投影方式呈現,一圈一圈過規律的塞滿整個畫面,顆粒一樣大畫素一樣低,而後轉為水花濺起,畫素的低落倒營造出了朦朧之感,宇青讓人想起了許仙,就在這樣的大雨中,消失在了視線內結束了上半場。

 

        中場休息我就在生氣,生氣數位投影與劇場的合作應要給予戲劇上畫龍點睛之妙,但這齣戲於我而言反而成了敗筆,頻頻打斷我看戲的思緒。另外我很喜歡凌嘉臨,我看過她在白蛇傳裡靈動的演出,可是在上半場我看不到她的個性,下半場也看不到她該有的少女的靈動,我不知道是不是她很緊張,總覺得有些僵硬。彩霞之約一幕是我整齣戲印象最深也最喜歡的一幕,本來我是受到真、假、誰與能言的辯證吸引觀戲的,結果反倒情感層面就我個人看的這場戲以來詮釋得較好,但赫飛鵬講的那段玩弄千古還是非常有意思,只是可能安排上一下子霹靂啪啦,沒有停頓能接受的時間,嫣然也沒明確的與之對話,至少我個人的印象不大)所以無法好好接受這段哲思。

 

        下半場開演,又來到十五年前的凝碧軒,此時宇青已輾轉到了凝碧軒當一表框夥計,這時的嫣然與赫老闆仍是感情甚好的一對夫妻,從赫飛鵬畫嫣然的畫像、嫣然的反應,可看出飛鵬其實不真正懂嫣然的模樣,這時掌櫃送來了宇青所繪的羅漢圖讓飛鵬驚豔,欲喚他至書房另外恰好一位客人帶著「聽花」來請赫老闆辨真假,為了私利赫老闆騙了客人,宇青在場,未經世事的他還憨傻的直問赫老闆聽花一事,為自己種下了禍根,而後赫老闆又請宇青為其夫人繪一畫像,不料宇青無掩藏的知情識趣引得嫣然大悅,更引得赫老闆妒嫉不已,他也為此付出了十五年的牢獄代價。

 

        赫老闆一聽宇青出自紫靈巖,為訪名畫快馬加鞭的趕去紫靈巖,此時的巨石的紋理亮起了LED燈,不確定是當時的投影壞了還是真確如此設計,赫飛鵬見到淨禾時赫飛鵬的背景是電視無訊號的細小雜訊,然後隨著兩人的對話慢慢漸近侵入淨禾一側染成了整幕細小雜訊,再一次不知所謂何故的情緒斷裂,赫老闆離開前,呢喃了一句:這淨禾師父與宇青之間……,為兩人在當時不被接受的關係提出了質疑,也成了他欲陷罪宇青的罪上加罪。

 

        整齣戲的衝突高潮落於赤惹夫人的鑑賞會,背景錯落著竹窗與白畫布好不熱鬧,凝碧軒獻上了嫣然所選、宇青所繪的「水玲瓏」一美人圖,本是驚豔之作,未料故意遲至的赫飛鵬虛構了烏有的偷窺罪名於宇青,又將宇青與淨禾的關係敘述得惹人非議,驚呆的嫣然無心的成了幫兇,使宇青自此入獄十五年,赫飛鵬也一筆將水玲瓏染毀。

 

        接續劇情回至「現今」,獄中宇青與當年聽花事主的兒子聯手仿十八羅漢圖,並請淨禾師父下山鑑真偽,欲拿仿畫與原畫讓赫飛鵬身敗名裂,要完成這樣的復仇行動首先兒子要先知道宇青有十八羅漢圖的真跡,他怎麼知道的呢?我未能想通,總之,宇青憤恨著手開始仿做十八羅漢圖,心境與前是大不相同,此時的背景由投影幕配上用力交錯渲染的墨筆筆觸,將宇青的內心憤恨放大展現出來,些許可惜的是當宇青隨著描摹境隨畫轉的時候,染墨仍依照規律的力道、順序、深淺渲染,而未能顯示他的心態遷移。

 

        劇情走至尾端,當初的這些買賣家齊聚、相視,說了一句:都老了。顯示了時間的推移,卻也在一幅十八羅漢圖在赤惹夫人與眾人面前鬧雙胞時,彼此對於過往的投資是否付諸流水的驚慌表現出了無長進的愚昧,最後的辯證與情感展現在淨禾看到兩幅真中有假、假中有真的動情波動中引動,帶出了整齣戲的核心探討,真與假又有誰能斷言呢?

 

        最後劇情在一片和樂融融的皆大歡喜中得到圓滿,赫飛鵬終於在懂得賞識他的妻子的推波助瀾下交出了他流於世面的第一幅畫,有趣的是,先前在那邊指天畫地說自己都已翻轉千年,何會在乎身後名利的他倒是很開心的提下了姓名,究竟在這些說自己不再乎的話語背後藏有多少成份的在乎在最後爆發出來。有一人我不懂他在和樂融融什麼,雖然他是串角,策劃了計謀,但最後害他父親的仇人超歡樂的有可能流芳百世,他在一旁跟著拍手點頭微笑稱好,是否有點事過境遷的太快了一點?

 

        全劇在淨禾與宇青的道別中結束,整齣劇最棒的就屬配樂了,這次的編曲無論是純隱樂還是唱詞配樂都很貼近劇情能更引領觀眾進入劇情,喜歡原創劇本想表達的哲思內涵以及彩霞之約中你畫中有我我畫中有你的那份深情,但是看完劇後,不免還是有些失望,不能全然的說因為數位投影的結合讓我完全掩蓋了其他的美好,雖然我個人是真的蠻生氣的,看過《移動的牡丹亭》也是讓數位與舞臺做結合可是他們卻很細緻,符合劇情的把那濃情蜜意的氛圍營造出來,如果十八羅漢圖的大桃紅色在那時出現並不會有這麼大的違合感,可是這齣系的氛圍不是那麼奼紫嫣紅的,而且畫素怎麼可以這麼低,赫飛鵬找淨禾那段的雜訊是怎麼了不知道是否是自己才疏學淺。魏海敏跟溫宇航的功力不用說,把兩個角色詮釋的很好,有他們在的地方我幾乎都是入戲的,雖然還是很喜歡凌嘉臨,過往在台上靈動的模樣實在太深刻,所以這次在十五年前未出事時的嫣然身上沒有表達出來覺得很可惜,沒關係,我還是很喜歡她。

 


f:id:johan8401018:20151011051055j:image

 

        在現今這個社會提出真、偽辯證的議題很貼近生活,當然除了王安祈老師想為國光究竟是不是正統做出辯證以外,其實也在回答生命中的許多課題,社會運作存在了一定的潛規則,或道德、或律法,然而當有異於常人的人、行為、事件出現的時候,他卻成為受人批判的對象,但回歸這些真、偽,又有誰能去評斷這些真真假假的情緒裡飽含多少真心。另外有趣的是,也藉由畫的拍賣會看到藝術品和利益、金錢有所相連時的情況,這很難去言好言壞,美與醜、好與壞對於藝術而言其實是很主觀的,可是這些創作作品的藝術家多少仍希望被看見,可是要怎麼明白優秀與否呢?如今也就是依照市場價格去斷定,可是有些收藏家是真的明白、欣賞或喜歡嗎?也未必,這也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第一次這麼真心的把觀戲所看到的呈現出來,也許多並不理性、也許個人主觀意識強烈、有點任性,可是很暢快,可能在氣憤之間也飽含著難過、但這些情緒又被喜歡包覆著,人類的感情果然複雜又難解啊……

 


f:id:johan8401018:20151011051025j:im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