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 旅途。

行者 ─ 旅行 路途 / Life

途 ─ 《星光劇院》 舞台劇

Norton Song
詞:取材至詩人T.S.Eliot 詩作< Burnt Norton >
中譯詞:黎煥雄 曲:柯智棠
編曲:陳建騏 演唱:柯智棠

time past and time present
are both perhaps present in time future
and time future contained in time past

footfalls echo in the memory
and down the path of which we did not take
towards the door we never opened
and my words hover in your mind

then said the bird, said the bird
find them, find them
through the echoes, into our first world
shall we follow, shall we follow?

time past and time future point to one end
what might have been
and what has been always comes to now

──────────────────────────────

時間現在與時間過去
也許兩者都存在於時間未來
而時間未來又包容於時間過去

腳步聲響迴盪在記憶裡
沿著我們未曾走過的通道
朝向我們從未開啟的門
我的話語迴盪 在你心中

快 鳥兒說
找到他們 找到他們
穿越回聲 進入我們的第一個世界
我們該跟隨嗎 我們該跟隨嗎

原本可能發生以及已經發生的
指向同一個盡頭
那個盡頭 一直都在

《星光劇院》
時間:2015/05/31 14:30-17:40 3hr10
地點:國家戲劇院

這不是一齣好「看」的劇,但他就是美在不好讀。

全劇大量地使用詩化的對白、隱喻、加入了文學作品包括《浮士德》、《我們仨》等,也加入了電影般的影像短片,在宇宙的星辰的飛逝的巨大螢幕,映照出每一幕的標題。

以橫跨三代的導演為主線 K-M-法藍,他們就像彼此的鏡子,K和M愛著劇場,卻忘了愛家人,在劇場中的愛又包含著許多傷害,你要去愛角色、愛劇本,這個愛像一個黑洞,被吸進去就出不來了,而當你離開,時間會動手腳把回去的路封住,你卻無法忘卻,忘卻那個星光劇院。

龐大的關於劇場的戲,融合了時間、劇場熱情與生命中的愛恨糾葛及其厚度。

舞台上最顯著的象徵道具是一疊高高的稿紙,上面懸掛著筆,一開場,李欣(K的女演員)做為一個死去的靈,躺在高高的稿紙,聽見導演M的聲音而坐起,開始了一練串的迴響,劇本或是其他類型的創作,往往作者在當中都會摻入自己生命中的某個面向,在這場戲中,我慢慢懂得胡淑雯曾經說過:「不要試圖從文本中尋找救贖」,因為人很容易想從中得到解脫,但是現實中卻完全不是那麼一回事,星光劇院是一個停擺的計畫,這是實面,虛面則代表了每個人心中想回去但回不去的過往(關於傷痕、迷惘),第二幕戲除了稿紙作為左側的舞台,舞台中央也隨著劇情需要推出長方台階,有時停留,有時旋轉,演員在台上演著一齣齣過往,前半場主要演出導演K的劇場故事,而導演M作為導演K的兒子、作為死去的靈魂,觀看著父親在劇場發生的故事,看著父親的自我放逐,厭惡著他對家庭的拋棄,但是轉眼回到自己,才發現自己也成了那樣的父親、那樣的導演,才發現,自己早已經死了。

上半部到了第八幕,擷取了楊絳《我們仨》的〈萬里長夢〉
小說作者在書寫的時候就使用一種似真似幻的手法,導演讓腳色在舞台上流轉行走,念著台詞,好像是導演K的夢魘,從中揭示了他心中的缺,家庭的不完美,原本小說楊絳、錢鍾書與女兒錢媛的關係非常緊密,導演K吼出了自己的傷痛,上半部就這樣結束在此。

下半部 以星光紀元為主軸
每一段以星光紀年,如果有一個宇宙,用星光紀年,那生命會是什麼模樣。
這半部主要講述導演K與他的演員與兒子法蘭之間的事,他擁有一個不負責任的父親,最終他也成為那樣的人,戲中大兩使用重疊的對白,舞台也架上了兩塊長板,稿紙臺一至中,燈光隨著演藝空間交互亮起,但暗下來的那方,有時大家皆背對,有時會有一個演員轉身看著另一邊發生的事情,其中有一個角色很有趣,他有個名子叫「比」,他是死神、是時間管理者,是全知者、觀看者,也隨著劇情念出詩句或獨白,有時他能被看見,有時不能,但他卻無所不在,從沒缺席過。

下半場有兩段很精采的現場演唱,其一是梁小衛演唱一小段,另一部份是由柯智棠所演唱的《Norton Song》非常震撼且優美

每個角色都有可以訴說之處,但在此我想特別提出盛鑑(飾 楊杰)來說,但內容不為他所飾演的角色,而是做為一個京劇演員去談他,也許是我才剛看完他的《百年戲樓》,從他的演員介紹也看到他跨足了現代劇場、影視作品,心理覺得有些可惜,看過裴豔玲大師的身段後,深知京劇演員需要多長時間以及持續性的練功,才能將自己的行當內化成生命,但是跨足了這麼些圈子,勢必會縮線練功的時間,也許現代京劇不斷求新求變,演員也不像以前那般接受訓練,但是京劇最重要的,也許還是演員的身段、嗓子,這些基本功是沒有捷近,還是很喜歡他,且在這部戲,楊杰這個角色中的一句台詞也賣弄了盛鑑本身京劇演員的身分,希望以後仍能在戲曲演出多看見他。

這是一齣劇有深厚文學底子的劇,希望能出舞台劇本書,一定很值得細細品味字句,細細閱讀。


人力飛行劇團黎煥雄2015力作《星光劇院》前導預告- YouTube